这个奚望,还真有两下子,能看到人的心里。我有点佩服他了。妈妈说过:"憾憾,叫你佩服一个人可真不容易呢!"是这样。因为我看不到多少值得佩服的人。嘴里都讲要为共产主义而奋斗,要大公无私。可是,行动呢?却都是自私自利,损人利己。连我们中学生都这样。这个奚望看样子不是这样的人。 我们村有两大家族

时间:2019-09-26 09:17 来源:秦楚网 作者:保姆

  我们村有两大家族,这个奚望,子,能看到子不是这样一姓王,这个奚望,子,能看到子不是这样一姓李。我姓李。两个家族打根儿上就斗,势不两立。在 我记忆里就有三次打群架,打得头破血流,死去活来。我本家一个叔叔李瘸子就是打架时落 成的残废。谁也说不清是从哪朝哪代结下的这冤仇。我还是穿开挡裤时就听奶奶讲,前清时 候王家出了个举人。那时村里出个举人像出条龙,不得了呵,土霸王!王举人在大街上走, 向例是两条胳膊横举着,一手拿根称秸秆儿,只要我们姓李的碰上,他就打。

我们不会忘掉北大荒。我们把那么多东西留在了那里,还真有两下憾憾,叫你又把那么多东西从那里带回来 了。不是吗?我们厂的厂医那姑娘真不错,人的心里我她当时给我治的脚伤,人的心里我坚持给我出证。单位领导就把她调 出医务室,在厂里调来调去,挤得她远离高飞,调到北京林业部。法院最后复查我的问题 时,去北京找到她,她就哭了,拿出一张当年为我出的证,说:“当时我妈妈对我说,那小 伙子肯定死了,可是不能死在咱手里,你得说实话。我照实写了这张证词,可放在我这里十 年了,为嘛他们不要呢…”我几次想找到她,当面谢她,不是谢她这个人,是谢她这颗良 心。那时碰到这种事,能做到这一步的人不多。后来听说她去澳门了。

  这个奚望,还真有两下子,能看到人的心里。我有点佩服他了。妈妈说过:

我们厂里革委会主任和驻军代表串通一气,有点佩服他让我离婚,有点佩服他开头天天拉我,我那时真想不到 打我的主意。他们很费了一番心思,连我也不知道的生母,居然叫他们找到了。我生母是贫 农,在乡下很穷,以前是把我卖给现在这个资本家父亲的。他们说我是贫下中农后代,不能 看着不管,要我和爱人离婚,和资本家父亲划清界限(他待我像亲生一样,因为没孩子)。革 委会主任那女的说,如果你离婚,可以给你解决房子问题、入党问题、婚姻问题,一切包在 我身上。那个姓×的驻军,完全一个农村兵提干的,天天追我,死缠着我,整天和我谈话, 一谈一整天,也不让我去车间干活。一开会就找我,有些积极分子会也叫我一道去听,大伙 都奇怪他和我是怎么回事,他也不管影响,当着好多人就总找我。革委会主任说,房子给你 找好了,只等你革命行动了,说是党对我负责任。我母亲和亲哥哥都是他费了好大劲打农村 弄来的,召开大会,叫我妈妈忆苦,还办学习班给我做工乍,说只有我离了婚才能证明回到 人民中来,划清了界限,他说你是我们的阶级姐妹,怎么能看着不管。说的话也没水平,说 他夜里上厕所,回来想起我就一夜睡不着,说我还年轻,以后路还长着呢,我觉得又可气又 可笑。我们村是老解放区,了妈妈说过连我们中学七七事变后成了有名的冀中抗日革命根据地。群众的抗日情绪高 涨。我那时十四岁,了妈妈说过连我们中学上小学,对共产党的感情别提多纯真,可以说对共产党的每一个字儿都 深信不疑。吕正操的队伍一来,我高兴得天天夜里睡不着觉。连八路军战士看我一眼都兴奋 得不得了。我爱看书,爱写作文,能讲话,学校叫我当儿童团长,天天晚上我挨家挨户去给 大人们讲《民学课本》,宣传抗日,宣传共产党,讲得大人们包括我自己眼睛直冒光。那时 根据地在搞戒烟戒酒运动。村树都出墙报反对抽烟喝酒,从干部批评起。这墙报,就是现在 说的大宇报,文革中叫“四大”,其实早就有了。我们村长好烟好酒好玩钱,我就写篇小品 文,只几句话,都是善意批评,你一听就知道了:我们村头停辆独轮车,佩服一个人一边架一个筐,卖甜瓜。围了一些人买甜瓜吃,

  这个奚望,还真有两下子,能看到人的心里。我有点佩服他了。妈妈说过:

我们村有两大家族,可真不容易一姓王,可真不容易一姓李。我姓李。两个家族打根儿上就斗,势不两立。在 我记忆里就有三次打群架,打得头破血流,死去活来。我本家一个叔叔李瘸子就是打架时落 成的残废。谁也说不清是从哪朝哪代结下的这冤仇。我还是穿开挡裤时就听奶奶讲,前清时 候王家出了个举人。那时村里出个举人像出条龙,不得了呵,土霸王!王举人在大街上走, 向例是两条胳膊横举着,一手拿根称秸秆儿,只要我们姓李的碰上,他就打。我们打施工现场到设计院,呢是这样因院里“文革”已经闹开锅。成立了文革委员会,呢是这样因下边有一帮 喊喊叫叫的打手,叫做“扞卫红色政权敢死队”,都是些年轻有劲的小伙子。在我们那个住 宅区,有不少高级知识分子,被抄、被专政、被打成牛鬼蛇神送进牛棚去,光自杀的就十几 个,跳河、跳楼、抹脖子的都有。开头我没被揪出来。一来呢,我一直老实改造,不惹他们 注意;二来呢,有“两厂一校”毛主席批示的经验,说我这种留职留薪的“右派”属于原地 改造,要区别对待,不遣送回乡。我以为自己这样一边眯着干活,就没事了。

  这个奚望,还真有两下子,能看到人的心里。我有点佩服他了。妈妈说过:

我们大多被分配在“农业连队”干农活。这儿的农活可不好干。没有排水系统,为我看不到无私可是,到了收 割时,为我看不到无私可是,赶上大雨,地里成了汪洋,机器下不去,割麦子就得用“小镰刀”解决问题。干活也 是突击式的,天亮时露水一干,马上下去割,因为麦子沾露水不好割;这样一来要干到天黑 露水下来时才收工。一天干下来人都快散了。割大豆时就更难了,那是在九月份,地里全是 水,夜里结上冰,一脚下去,全是破冰碴子。所以,毡袜、皮靴、绒裤全得穿上。但干起活 来,太阳一晒,上边反而热得穿单褂。上热下凉,那难受劲儿就甭提了。后来许多知青关节 炎、肾炎、风湿病都是这么得的。可那时没人退缩。舆论强有力,懒汉是可耻的!我们的口 号是“小镰刀万岁!”“磨断骨头连着筋!”有时完全可以用机器也偏不去用,因为用“小 镰刀”才可以“颗粒归仓”,那股子精神真了不起,尤其女孩子们更不容易。农场的老职工 大多是转业兵和从山东、四川来的重劳力,根本不懂得照顾女孩子们。女知青们来了例假, 不好意思说,照样把双腿插在刺骨的冰水里,默地忍着干活。现在想起来都心疼她们。

我们单位待我不错,多少值得佩都讲要为共斗,要大公的人那时我家房子还给人占着没落实,多少值得佩都讲要为共斗,要大公的人就叫住医院集体宿舍。我是回 民,吃饭难,我侄子天烫提着饭盒骑车来给我送饭,每天一趟,过了好多年。我呢,医院叫 我做“科住院”。摈医院规矩,得先做“科住院”,才能升主治大夫。我反正没家,没别的 负担,抢时间念书吧!监狱里不许念业务书,现在加倍念书,弥补啊!很快拾起来了。我负 责八个病房。打一楼到五楼上下跑。早晨七点半上,晚上九点半下,一天十四个小时。一天 上夜班,无意觉得两脚像踩棉花,一量高压一百八,低压一百。我说快给我打一针。降血压 硫酸镁最快,打完半小时再量不但没下去,反倒变二百了。我挨个儿病房转,护士们谁也不 找我,这是她们互相说好的,怕我再累。这些人都同情我,尊敬我。唉,咱还说嘛呢?再加 劲吧!本来“科住院”要做一年,我半年多就升主治了。我还清清楚楚记得,服的人嘴里我父亲念这封信时的情景。我兄弟的尸体被移到炕上,服的人嘴里我坐在炕这 头,我母亲、桂英,还有两弟弟站在我身边;我父亲在炕那头,蹲在地上,扒着炕沿,炕沿 上放一盏小油灯。我父亲把那信上写的吃的东西一样一样念出来时,我的心快成粉末了。我 父亲念过,便把这信用灯火引着烧了,然后脑袋顶着炕沿,肩膀猛烈向上一耸一耸,好像哪 儿在疼,却不吭声。我们只掉泪,都一声不吭。咋屈死一个人连声儿也不吭呢?咋就能这么 忍受呢?你说?

我还相信一位哲人的说法:产主义而奋一样东西带绘你幸福,你要警惕——它必然同时还带绘你不 幸。我还以为他良心发现,行动呢却都不知该怎么说感激的话。可是哪想到他借给我看腿伤,行动呢却都侮辱我。 我呼救无人。拼命跟他对抗……这时我真想自杀了。活下去,只能一天比一天惨。守夜的一 个女工劝我,我又想起老刘来。我要是死了,老刘放出来后怎么活;可我哪知道。他进来三 个月受不住,拿垫床腿的砖头砸碎自己的脑袋,自杀了……我记得我进来不久的一天,扒门 缝看见过他一次背影,给两个人推着。我还一直以为他活着。我俩都在63号,他既不知道 我也在里边,我更不知道他人早完了。我要是知道他不在人世,还有什么必要忍受这些罪活 着?

我好奇怪地等着他说。他说:是自私自利,损人利己生都这样这“文革中有个二。二一讲话,你知道不知道?”我好像就到此为止了。我的好时光在“文革”中都耽误了。不可能在业务上有出息,个奚望看样只 能走从政的路子,个奚望看样可是在这条路子上,出身好的还是得天独厚的。我是凭自己挣上来的,到 了真正要奋斗一个目标的时候,没有坚强的家庭后台不行。我又不想要他们家的支持,我的 后台不是直接的,就不能起到实质作用。尽管我当初沾了她出身的光,在他们地位又起作用 时,我就黯然失色了。我终究不是打根儿上就红的。我认识一个人,他爸爸是派出所所长, 他都当了挺大的头。没后台,没人支持,再大的抱负也难实现。表面看我在这个家庭里好像 怪不错的,等到知道我的来龙去脉就泄劲了。

(责任编辑:房屋)

相关内容
最新内容
热点内容